安徽安庆桐城市塾师江百川之妻苏蕙(huì)华,幼学于家,才德兼备。生有三子:兴汉、羽仪、兴皖。

一九一五年仲春,苏蕙华女士的长子兴汉在塾师陈明起那儿求学。兴汉放学归来,说陈师母要给她的儿子拼做一方彩色兜肚,尚缺大红绸布一块,他已答应陈师母,回家找一块带去。陈师母之夫陈明启是兴汉的塾师,与百川先生素有交往。苏蕙华当然不会让陈师母失望,更不愿儿子食言。她翻箱倒柜,遍寻红绸布无着,最后眼光落在自己一件心爱的红绸嫁衣上,便拿起剪刀,裁下一块衣襟,递给儿子,亲切地说:“孩子,你不要惊慌,这没有什么。说过的话该算数,何况这是送给先生家的呢。你父亲也是先生,你应当尊敬先生,好好读书。”并嘱咐儿子不要向陈师母说这是从衣服上剪下来的,儿子感动地点了点头。

塾师陈明起先生是个很细心的人。当天晚上,他就发现这块红绸布料是未经水的布料,且缀有密密的针线痕迹,颇为诧异。次日,陈先生借家访之机,便到苏蕙华女士家里问个究竟。苏蕙华女士得知陈明起先生来意之后,竟对此事守口如瓶,硬说是家中请裁缝师傅做衣时,剩余的布料。后来,陈明起先生几经周折、明察暗访,终于知道了这块大红绸布料的来龙去脉,陈先生倍受感动。他认为,苏蕙华女士这种尊师之举难能可贵。他那种默默奉献、不为人知的高贵品质更为可嘉。于是,陈先生当即题诗赞许,弘扬其美德。

苏女士说:“我不是不爱衣服,何况有纪念意义的嫁衣?不过我更注重教育孩子,

一要尊重老师,

二要说话算数,

三要成人之美。

一襟而全三教,我倒要感谢你们呢!”陈先生见此事、闻此言感慨系之,赠一诗云:古来女传(zhuàn)古人编,今事惊人更应传。方讶宁馨为可畏,尤夸女士足称贤。新襟能剪懿行著,画荻堪名妇德全。来日骚坛知必颂,抛砖引玉我徒先。

桐城文化,源远流长;尊师重教,蔚然成风。

 


下一页:五子登科

预约参观
看不清楚?